[霁月]莫听穿林打叶声

这里霁月,逐心之人
杂食向
日常产刀
fgo/刀男/天官/兄坑
上学期间很少产出
慎fo

愿君平安 1

cp:清安

私设如山x

稍作修改,并且改了标题,结尾有更新

0

公元2207年七月,3062号本丸的刀剑男士大和守安定在出阵途中叛敌,意欲修改历史,而后遭到检非违使截击,刀碎。在属于3062号本丸的大和守安定碎刀后的一周内,其他本丸的大和守安定也消失殆尽,政府多次寻查原因,最终也没能得出结论。自此审神者再也无法通过锻刀、出阵遭遇等途径获得此刀剑。

公元2208年一月,加州清光锻出率明显下降,锻造所开始出现锻造失败等情况。

公元2208年7月15日,3062号本丸审神者的第一部队在出阵归来时带回了大和守安定。

而后陆续有审神者的队伍在地下城、合战场等地带回大和守安定。

大和守安定再次回到时之政府的名下,审神者只能通过出阵途径获得该刀剑男士。

1

公元2208年7月15日,3026号本丸。

浓重的药草香在室内四散,审神者披着一件单衣,坐在桌前办公。

他从身边堆积如山的锻刀履历中抽出一本进行翻阅,他连着好几页都未发现那把刀的名字,止不住叹了一口气,接着又向前翻了一页。笔墨画成的“大和守安定”的字样这才显现,他将目光移向名字后边的日期,上边记录的是“2207年7月12日”,这大致是最近的锻出安定的时间。

这样算来也有一年了。

一年没有见到那抹在庭院里跳动的浅葱色,一年没有见到和同主的刀友日常拌嘴的清爽少年。

大和守安定的离开,就像有人向平静的湖面扔下一块石头一样,本丸的生活在动荡起伏了一会儿后又恢复如常,本丸的大家都恢复如常,受到影响最深的似乎也只有加州清光。他常看到清光独自一人坐在樱树下,一语不发,只看着头顶上从由中心向四周扩散开来的粗壮枝干,似乎是在等谁归来。

现在已经是七月份了,去年本丸的安定消失差不多也是在这个时候。

清光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除了在房间里就是在手合室,整天没日没夜地练习刀法,吃饭睡觉都顾及不上。最近并没有什么激烈的战斗需要进行,他实在想不出清光废寝忘食练刀的理由,他害怕清光会有什么过激的行为,做出伤害自己的举动。

等他回来就可以了……

对,等他回来就可以了。

这是解决的唯一途径。

审神者在心中默念道,将写着大和守安定名字的那一张纸撕下。

他抽出工作记录翻到最后一页,在明天的工作记录上写下了大和守安定的名字。

第二天。

审神者日常在室内翻阅着工作记录,这时门外一阵骚动,他在心中排除了几个可能后,心下一喜,却神色平淡地推开了拉门。

他穿好鞋子跑到庭院内,与此同时从房间里飞奔出来的还有清光,他的头发看上去松松散散,几缕未束起的发丝随着动作飘起,脸上几乎没有血色,一双眼睛里神色异样,下睑一片灰暗。

苏走到庭院里,看到陆奥守搀扶着一个摇摇欲坠的人,先入眼的是一只右手,虎口处已经撕裂开来,手指指尖覆盖的指甲上沾着些许红色,像是颜色干涸后被人强行抠去一样。他再看到那人满身血污,身上落了好几个血窟窿,衣裳破败不堪,唯有羽织上那抹浅葱色依然明亮。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不会错的,果然是他!

审神者面对眼前的血影,心中无半分畏惧,甚至还在心中高声欢呼了起来。

“你是……你是安定对不对?!”

“主,还是小心谨慎些吧……”苏身后的小短刀小声提醒道。

那人耗尽力气点了点头,他因为疼痛而始终紧咬着下唇,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审神者俯下身子看了看他的面容,五官与印象中那人全然一致,接着急忙腾出手入室,让陆奥守将安定搀扶了进去。

血顺着他被染的殷红的羽织的轮廓滴下,在地上溅起几道圈形的芒刺,他脚步印下的几乎所有地方,都在往下渗着血水。

“不是的……那不是他的血……”

审神者这才注意到身旁的清光。

清光比他先一步看到安定,而安定身边并没有清光的身影。奇怪的是,清光如同早有预料一般,眼中毫无惊异之色,甚至连对重要之人负伤的担心和久别重逢的喜悦都不曾显现,他踉跄着退了好几步,直到安定离开后才敢将视线放平。

审神者听的不是很清楚,他问道:“清光,你在说什么?你不需要去看看安定吗?他现在情况很糟糕。”

“不要!我……安定……安定、安定!”

清光只觉得胸腔正在被用力撞捶着,此时额头上一片汗湿,他脚腕用力偏转了方向,跌跌撞撞不知道向哪跑去,却也不是手入室的方向。

3

几天后,安定的情况大有好转。

本丸终于又有了一把大和守安定,这理应是 值得庆祝的好事,可安定的到来并没有改变本丸平淡的现状,本丸的气氛反倒更安静了,除此之外还显露着几分冷寂和生疏。

大家对安定都很“友善”,这种“友善”好像碧波上的浮萍,只是浅浅一层覆在表面,经不起风吹雨淋,容易飘散。

新选组的几把刀每每看到安定,眼神都会变得复杂。他们的眼神里没有掺杂进没有厌恶,似乎只是将“悲悯”“无奈”杂糅在一起放进了眼中。他们只是偶尔寒暄,平日里交流甚少,偶尔一起坐在庭院里,却也只是吃吃点心喝喝茶,不做任何沟通。

清光对他避之不及,每每遇见他都会匆忙绕行,似乎都不愿将眼神落在安定身上,出房间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白天夜里在本丸几乎难以寻见他的踪迹。

难道是因为这把大和守安定不是原来的那一把?

本丸也发生过相近的情况,大家都能和新刀剑其乐融融地相处啊。

不会……他们已经发现这把大和守安定不对劲了?

是的,岂止是不对劲,简直是太不对劲了。在彻底消失后又从战场上被带回,回到本丸时还身受重伤,这在时之政府的所有工作记录中还是头一遭。

审神者心中莫名一阵不安,焦虑感如同闪电般飞速掠过,无限扩大,继而轰然落下。

他快速翻动着桌上的文件,指尖在质感不同的纸上胡乱摩挲,使纸张也略略发皱。

不会已经……

——

“你……谁让你来的?!”加州清光厉声喊道。

刀锋迎着安定劈来。他身上有几处创伤未修复完全,完成基本的防御动作对他来说都十分困难。他出刀拼力抵住锋刃,两人的距离瞬间拉近。

清光这一击,丝毫没有留后手的意思。安定不得不闪身撤后,拉开与清光的距离。而清光丝毫没有罢休的意思,他提快脚步迅速将安定拉进自己的攻击范围,连着又发起好几道攻击。

不行!太快了……完全挡不住!身上……身上也好痛,这样下去会死的吧

他的额头上一片汗湿,晶亮的汗水泉涌般顺着脸部轮廓滚下,在围巾、衣领上烙下一串深色的印痕。他趁着对方攻击的间隙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手撑着刀让自己勉强战立,他努力睁开眼瞪视着周围观战的一众刀剑,眼神里满是质疑和愤恨。

没等清光用刀划开他的血肉,他自己身上的伤口已经多处撕裂了,他只觉得自己的四肢已经脱离躯干了,只有关节处的血肉将四肢挂在上面,骨节已经尽数脱离了。他身躯上的血水混着汗水晕化而开,最终从羽织里浸透了出来。

“嘶……咳咳咳咳呕。”他向里倒吸了好几口气,因气息不畅又咳嗽起来,此时喉中一阵黏腻涌上,他连忙捂住嘴,血色已从指隙间漏了出来。

他将刀向一旁扔去,身子一软跪倒在地,他仰起头笑道:“你赢了……哈哈哈咳……现在,任你处置。”

“呵,你没有决定自己处境的资格。”

加州清光形同厉鬼地赤着眼走到他面前,他突然大喝一声,手上白刃一闪,刀刃穿那人胸膛而过。

“安定”安然地向后仰倒,身上的鲜血顺着那个窟窿从他的血管里纷纷抽离,疼痛如惊涛一般阵阵袭来,每一次胸腔的收拢扩张都会带来巨大的疼痛。

他屏息,闭上了双眼,那抹明亮的浅葱色从他身上一点点褪去,连带着大和守安定的样貌一起消失,化成了和前面站立着的“厉鬼”一致的模样。

“你们干什么,快住手!加州清光,你到底在干什么!你疯了吗!混蛋!”

苏远远看到加州清光站在室中,手上的刀刃浸满了鲜血,而他前面正躺着一个人,身下是一片血水。

难怪今天近侍不让他出房间,难怪今天庭院里没有谈话的声音。

原来所有人都到这里来了!

他跑到加州清光前面查看情况,等他看清楚人影时,他却连忙向后退了两步,一脸惊恐地问道:“这是第二把清光?战场上带回来的吗?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在这里?清光你杀了他?”

清光干笑了两声,稳住因打斗而仍略微颤抖的身子,质问道:“这一切不都是因为你吗!这是谁你不知道吗?!”

审神者事先已经想好了应对的策略,但面对此情此景,他心中的冷静和理智已大不如前,他稳住气息道:“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你为什么要杀他,就算是同体比试也不可以用真刀下杀手啊!安定呢?今天不是安定和你内番比试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清光不语。

他转过身看向身后一干人等:“你是不是把安定藏起来了?回答我啊!安定呢?安定,你、你快出来,安定!”

他深蹙起眉头,目光随着黑瞳钟摆似的在人群前摇晃,他走上前

寻找安定的身影,无果,

他脚刚向门前迈出一步,清光便抬起之前斩杀“安定”还未来得及拭干鲜血的刀,横在了审神者面前:“不用找了,他死了。”

“死、死了?!是不是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审神者刚上前想要抓住清光的衣领,却碍于颈前横着的刀,不敢有大幅度动作,连话语的气势都降了几分。

“哦,这会儿知道怕死了吗?”蜂须贺冷着脸嘲讽道,嘴角扬起一个颇为嘲讽的弧度。

“别跟他废话了。”清光将刀向前移了一寸,使锋利的刀刃刚好与他颈前的肌肤接触,和泉守上前将他的手反剪在背后,他一时间动弹不得。

“说吧,你想怎么死?‘0’号本丸的审神者?”

审神者不做挣扎,将刚才低着头缓缓抬了起来,他面色本就苍白如纸,此时唇角上扬形成一个颇为诡异的弧度,更加骇人:“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咳、原来你早就知道这些啦,亏我还费尽心思怕你寂寞给你找了安定的替身。只是我得提醒一句,我是这个本丸的审神者,咳咳、我死了你们一样完蛋,时之政府的所有刀剑也会跟着你们一起覆灭!”

4

刀剑有复数形态,本丸自然也有。

本丸序号的位数都根据现存本丸数来编排,第一个诞生的本丸有着最纯粹简单的序号——“0”,其中收录着最初的刀剑,其他的刀剑和本丸都以此为模版,不断复制新增。

倘若初号本丸中最初的刀剑碎刀或被刀解,其他本丸中同原型的刀剑也会一并消失,一损俱损。初号本丸的审神者灵力强大,因此本丸中的刀剑很难收到损伤。

在两年前,初号本丸突然与政府断了联系,后又与政府重新建立连接,政府为其更名,同时使它作为普通本丸中的一员为政府工作。时之政府的审神者们都知道有这样一座本丸,却不知道它身处何处,易名之后的编号是多少,即使有人得知,也会在三个时辰内被迫忘却。“0”号本丸因此只能获得政府方面的支持,在所有本丸中显得孤立无援。

政府派来看守的人员中,流传过一些说辞。

他们说初号本丸的审神者不是原来那一个了,不论是身量还是姿态,都和以前有所不同。

审神者大多都是不露脸的,工作人员连他们名字都不知道,哪能个个都将审神者的身量仪态观察得仔细还不忘掉?

“指不定是你记错了吧,审神者一直都是这个样子。”

这样的言论盖掉了之前的质疑。

而后来的审神者也的确扮演得越来越熟练,让人一点儿也挑不出差别。

5

公元2207年7月。

月夜,天色清朗。

好像浓墨间落入了一滴清水,天上的墨色向四周涌去,露出一个稍显明亮的空洞,皎月便在其中时隐时现,天光因此明晦不定。两人站在樱树前沉默良久,风携着清冷的银辉袭向他们,头顶绯樱也纷纷落下。本丸的樱花因未知的缘由四季常开,如此也好,少了七日樱花带来的感伤。他俩在风里浸了好久,极有默契地不开口说话。

半晌后。

“我……” “我说……”

两人同时开口,也同时打断了对方。

清光无奈地笑了笑,道:“安定你先说吧。”

安定点了点头:“好。堀川两个月前出阵,重伤回归,虽然事后修复如新,但自那以后和泉守一直不愿与他有过多接触。我问过其他本丸的刀剑们,其他本丸也出现了相同的情况……”

“清光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的本丸的地位可能很特殊。我们本丸的变化,会引起其他本丸发生一致的变动。”

清光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嗯。你说的是和泉守和堀川关系的变动……还是堀川他的变动。”

“关系变僵这种事情是在所有本丸内都发生了,不过说起来也不合理,我们平时也没少吵架,但其他本丸……”

清光打断道:“可能我们的本丸不重视我们……咳,其实我有一个猜测,你愿意听听看吗?”

安定点头,不言,打算认真聆听他的想法。

“我觉得可能是堀川变了……其他本丸的和泉守都发现了这种变化,才导致他们的关系逐渐疏远。这只是猜测,还不是定论……但这种可能性远高于第二种情况?”

tbc.

目前有的线索,瞎理了一下:

1审神者是假审神者,和前审神者兄弟孽缘x大概就是“我只想好好活着,为什么你的存在总是将我一步步逼上绝路”这种。前审神者两年前死了,断开联系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后审神者这里把他改成了一个病秧子x

2 同体一大堆这种设定可能看着有些不舒服,不过这个本丸里的刀男都是历史上的那一把。对,就是其他刀剑的原型,原型没了就没了,其他本丸的刀剑一起消失,至于为什么会出事,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审神者是个废人[身体上的]后续展开讲。

3 堀川确实是在战场上没了,后来有刀替代了他,其他本丸的也都一样

安定也没了,是由清光替代的。锻造失败和概率下降是因为清光弥补了安定的空缺,这些加州清光也不再是清光了。

4 审神者一直在构建自己理想的“安宁”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