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月]莫听穿林打叶声

这里霁月,逐心之人
杂食向
日常产刀
fgo/刀男/天官/兄坑
上学期间很少产出
慎fo

界限

cp向:清安,主安定视角
现代au
本意是想写一个能温暖你的故事

1
        “喂,起床了!”
        “已经七点半了为什么还不起来啊。”
        “早饭都凉了哦。”
        “八点了,再不起床就真的迟到了!”
          ……
        从七点一直到现在,清光都在以言语形式叫他起床,时而呼唤时而催促,音量一遍比一遍大。
        反正也睡不成了。
        安定就撑着睡意全无却依旧晕乎乎的脑袋,从被窝里伸出手按亮了手机屏幕,接着看了一眼时间:“不是才七点四十吗,九点才集合碰面吧。”
        “可你洗脸吃饭要半个小时,走路要半个小时……到那儿不就迟到了吗,”清光接着走到了安定的房间,把安定昨晚睡觉前放在椅子上的衣物扔给了他,“你迟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再迟到会很丢人的啊。”
       “我哪有!而且我也只在上班时迟到了一次吧,哪有你说的那么多。”
       “还有,我吃饭十分钟就可以解决吧,以及从这里到福利院就只有一站路的距离,根本就不需要半个小时。啊啊啊清光最烦了……”
        安定把头又重新塞回了被窝,以至于后半句话经过棉絮后就传达得十分模糊。
       而清光则一肚子气地回到餐厅吃完了早餐。
      在吃之前还一直嘀咕道:“搞什么啊,这家伙。”

        八点,安定起床了。
        大约八点二十二,俩个人出发。
        八点三十三分,两个人走到了福利院门口。
        “我说的吧。”安定盯着清光的左腕上看,示意他注意现在的时间。
         清光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表,“啊我知道错啦。”
          “不过我们接下来要去干嘛……啊他们有一部分人也已经到了,安定快走吧!”
         清光看到不远处几个熟悉的身影,就上去自然地打了个招呼,看对方向他们招手并示意他们过去后,他就拉着安定走到了人员聚集的地方。
        “这种时候就不用拉着我啦……”安定小声嘀咕着,将手腕从对方的手中抽出,并站到了人群中较偏的地方。
        就是那种周围没人,离人群又不远的地方。
        
       “你们昨晚看月亮了吗?”
       “超级蓝血月,152年一现很罕见的!”
         ……

        所有人都分散成不同的小团体,谈论着不同的话题,有时候小团体之间也会有人员变动,他们一会儿跑到这一团,一会儿跑到那一堆,似乎和所有人都能相处的来、都有话聊。
       清光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了安定心中的“那种人”,他能和所有人愉快地交谈,甚至能在人群中引发新的话题。人群气氛的进一步活跃让安定又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些。
       不是他抗拒与人来往,而是他发觉自己无法融入这些圈子。他找不到合适的契机来拓展关系,也不会主动与陌生人表示亲近。
      所以大和守安定给周围人的感觉通常是:“非常好相处但是总让人觉得有些疏远”、“似乎只有和关系近的人在一起才放得开”……
      他听着那些和他无关的玩笑话,偶尔会因为语言实在风趣而忍不住笑出声。而当人群的哄笑声一起降下去之后,他也会随之恢复平静,并轻轻抿起唇保持不喜不悲的状态。

2
        九点左右,所有人都进了福利院并在一楼的房间等候。
        由于人员数目的突然增多,不大的房间在一瞬间就显得狭小起来。
        周围的人因为有了停歇的地方又开始畅谈,而安定只是仔细观察着房间的布置。
        沙发、茶几、电视柜,该有的家具都有。电视、空调,该有的电器也都放置在这里。
        墙上铺着色彩温暖的鹅黄色壁纸,上面的纹路要仔细凑近才能看得出,安定用手指摩挲了一下纹路,转身说道:“清光,这里很温馨啊……”
        他发现那人也在看着他,只是他们之间隔着三个正在拿着手机互相分享趣事的男孩子。
        清光弯了弯眉眼,道:“是啊,比想象中的好多了。说不定生活在这里的他们要比我们想象中快乐一些。”

3
       穿过走廊,空间逐渐开阔起来,他和清光重新走在了一起。
       安定看着玻璃窗外那些充满童真意味的游乐设施,不禁感叹说:“哇,我小时候玩的滑梯比这个质量烂太多了。”
      清光也凑近了窗户:“看上去好像很好玩的样子啊!”
      “滑梯上的雪还没清掉呢怎么玩,”安定不忍调侃他,“不过我小学一年级的时候经常被他们带到幼儿园去玩滑梯。”
      “他们是指?”
      “以前住的近的孩子啦。”
   
4   
        穿过走廊后大家就走上了楼梯,接着到了二楼。
        离楼梯最近的房间里摆放着一张大桌子,桌子上有很多新颖又包装别致的零食。
        而二楼的墙壁上有很多漂亮的剪贴画,以及孩子们手工制作的千纸鹤。
        线条粗拙、笔画简单却色彩活泼的向日葵在墙壁上绽放——孩子们漂亮的美术作品都被装框并挂在图书室的墙上。
       “真好看啊。”
       “我像他们这么大的时候还不会画画呢。”
       “是啊是啊。”

         等安定和清光路过转角处的房间时,里面的孩子们因为好奇而纷纷出来张望。其中一个四岁左右的男孩子扒着窗户,他额头上有一块红褐色的疤痕,眼神飘忽不定、甚至显得有些呆板。
        安定和清光有些措不及防,片刻后清光从惊异的状态中恢复过来,而安定则还是保持在惊慌的状态。
        “没事的、没关系的。记得刚来的时候他们说过什么吗,不要用异样的眼光去看待这些孩子。”清光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抚。
        安定则朝清光笑了笑:“嗯……我只是开始觉得有些不安了。”
        此时一个四岁左右的男孩子因为跑得急摔了一跤,安定走了过去,轻轻把那个男孩子拉了起来。

5
        大家总算到了房间,进去一看,大约二三十个孩子坐在位置。
        这里的女生都留着短发,如果不看衣着,通常很难认出她们都是女生。
        大家一眼看过去,这里的大部分孩子有生理缺陷,有些孩子具有的是五官上的或是身体上的缺陷,而有些孩子则是在交谈之后才发现的功能缺陷。
      “因为他们不够完美所以就抛弃责任,把一切都丢给社会吗?”
        安定听见清光这样说道,并没有做出反应。他凑近一个正在写字的女孩子,看她照着图书、用铅笔在本子上写下一个个圆润的字。
        女孩冲安定笑了,安定也一边笑着一边夸奖她写的字。
        “啊……如果带了铅笔和纸就好了,这样就可以给她画一幅画了……”

        “农夫动了恻隐之心……”安定在读了一行上面的文字后站起身对清光说,“给她看这样的书合适吗?我这么大的时候看这种书完全就看不懂啊。”
        “主要是练字嘛,也不一定要看懂,慢慢来就好。不过连注音都没有真的差评。”
        在安定起身后,女孩又继续写起了字。清光注意到女孩身边的老师对女孩竖了一下大拇指,女孩立刻表现出一副十分高兴的样子。
      “原来是要这样吗?”
        清光伸出一只手,握拳,接着对着女孩将大拇指竖了起来。

6
        几个闹腾的孩子在安定和清光周围说说笑笑个不停,他们闹腾是闹腾,却也都很听话。
        清光和安定看他们做手工、玩游戏、唱歌,一时也觉得十分开心。

7  
        拜访很快就结束了,大家在孩子们的“再见”声中和挥手中离开。
       临走前那个女孩对安定和清光伸出右手的大拇指,弯曲了两下。
       “唔……这是?”
       “笨蛋,她是在对你说谢谢啊。”
       清光握住安定的右手,让它和女孩的手一样,伸出大拇指并弯曲了两下。

8

         此时天气还是阴冷得紧,而值得高兴的事是今天天上终于出现了一轮暖阳。它灿金色的光芒分散为无数个分支,从天空倾泻而下,又从树梢四散而开,接着又被明净的车窗分割成规整的碎片。
       “小孩子真的很好沟通啊。”
       “是啊。话说如果能把家里的那些没用的玩偶都拿过去就好了。”
        坐上公交车开始返程的两人如此谈论道,此时车里的空气也慢慢温暖起来。
        站点在慢慢向后推移。
        车厢里人数流动的次数逐渐增加,在到了某个著名的商场的站台后,原本还人头耸动的车厢瞬间就空了一半。一直站着的两个人得以去找合适的位置,他们左看右看,最终回坐在了靠窗的地方。
        风沿着车窗狭小的缝隙窜进车内。它混合着阳光温暖的气息,虽然依旧冷冽,却因此而远不如之前彻骨。
        “其实他们的生活状况比我们想象中要好得多,房间布置都很温馨,设施也都很完备……以及他们都还很有朝气,没有出现我们想象中的压抑,简单来说,他们就像普通孩子一样生活着,像普通的孩子一样成长……”
        这是安定正在输入的文字。
        安定一直有建备忘录的习惯,他现在进行的是每日的例行工作——将每天的见闻都写进备忘录里。
        一旁的清光凑过来读完了文字,对他说道:“他们本来就是普通的孩子啊。”
        “安定这种说法,其实在潜意识里将他们和我们区别化了吧。孩子有自己的圈子,也有不同的聚落,也许他们现在被排除在聚落之外,可在外界的引导下他们还是会逐渐长大、逐渐融入社会。这里的孩子很多都很出彩,他们有的会画画,有的会唱歌,有的会跳舞,他们的技能甚至比有些大人还要出色,所以我们有什么理由质疑他们会比其他人矮上一截呢?”
         “即使他们的成长会经历更多的痛苦,我也依旧相信他们会活出与其他人不相上下的、绚丽的人生,我们要做的仅仅是让他们成长道路上的荆棘更少一些,而不是在心灵存在等级差异的基础上对他们进行扶助。”
        “安定的这种差异观到底是什么时候形成的呢?或者说,安定是什么时候把自己放在界限之外的呢?”
        安定正在码字的手指滞了半晌,接着他将食指移动到屏幕上的删除键上。
       “……也是。”
        “不过别仗着和我关系好你就可以说这种莫名其妙的话啊。”
        他说完这话后就把脸埋在了围巾里,而剩下的几分钟里他没有说过话,也没有再抬过头。

9
      
        “别捂着脸了,真的会闷死的。”
       “不要,我脸冷。”
       “脸冷你选什么靠窗的位置啊,明明眼眶都红了。”
       “那是冻红的。”
       “我知道你哭了。”
       “没有,你才哭了!”

         安定猛地拉下捂在脸上的围巾,努力瞪大眼睛想让自己看起来生气一点。
         而在他目光触及到对方的当口,他就忍不住笑出了声。
         “噗……你在傻笑些什么啊。”
         “喂,你不也在笑吗?”

      
        
end.

今天早上学校组织了社会实践,去的就是一所福利院,由此生发了这样一篇文
文开头的那一段大致可理解为安定和清光关系好的体现吧
文里的孩子其实就是主动融入外界的体现
清光和女孩说谢谢也是这个原因
文里的前半段大概都是我自己的体验了,也算是情感表达比较细腻的一部分
而1中的蓝血月我原本是打算在结尾安插“月色真美”呼应一下的x
大家就当他们后来已经说过了吧x
要说的大概就这么多,其余都在文中
感谢您的阅读

评论(6)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