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月]莫听穿林打叶声

这里霁月,逐心之人
杂食向
日常产刀
fgo/刀男/天官/兄坑
上学期间很少产出
慎fo

今天的cp党迷妹也如同活在梦里(4)

唱见au,_(:з」∠)_其余的就不强调啦
KM:清光  镜水:安定
hkr:堀川  幕岁:兼桑
前文见链接
 
      幕岁:嗯,那次是我背你过去的没错……啊别这样看着我啊∑其实也只是很小的事吧【挠头】
      hkr:对不起兼先生……嗳嗳嗳我也不是这个意思!总之非常感谢您唔
      KM:嘛,所以说幕岁要学着坦率一些啊☆
      镜水:说到坦率你也是一样的吧( ’ - ’ * )
      KM:你很烦啊( ’ - ’ * )
      主持人:年轻真好啊
      话说这种被秀了一脸但又想吃更多狗粮的抖M心理是怎么回事x
      

      主持人:好了,接下来就是镜水和KM的场合了wwww可以开始了吗
      镜水:嗯
      KM:等等……只是为什么要特意把我和这家伙放在一起啊
      镜水:啊你不愿意吗……
      KM:我开玩笑的,不要突然消沉啊
      镜水:【点头后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KM:也不要在确认实际情况之后就直接心满意足地开始打瞌睡啊?!
      主持人:原来人在意识模糊的状态下会变得直率吗?妈耶突然戳到萌点∑话说他们俩真的没点什么你们信吗反正我不信,我不信!!!
      于是镜水在hkr、KM两人的双面强制振动模式下又醒了过来。

      主持人:在镜水刚开始翻唱的第一个月里,KM就给镜水写了浅色这首歌,并在翻唱圈掀起了轩然大波。这里想问一下KM,你当时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写的这首歌呢
      KM:啊现在看来那首歌还是有很多弊病啊。
      KM:其实当时我并没有怀着些什么复杂的心情,在创作的时候我仅仅想的是:这首歌他应该会喜欢吧。这首歌也是按照他给我的印象来写的……是这样
     主持人:原来“看上去安静又安稳,却好像夏天里暗涌的风”就是你对镜水的印象吗
     镜水:【迷迷糊糊只听到浅色两个字,听完之后就开始唱】
    天空总是泛着浅色,洁白的……
     KM:虽然公开处刑很恐怖,但更恐怖的事情好像已经发生了啊喂
     KM抽搐着眉头看向旁边随着旋律摇头晃脑的人,接着无论是喊“镜水”还是“冲田君”都毫无效果。hkr左手握住了镜水的手腕,右手却迟迟不敢下手。而KM在看了一眼对方后果断地下手掐了镜水的虎口,换来镜水一声十分委屈的痛呼声。

     主持人:要不让镜水去休息吧?这样下去的话真的没问题吗?
     KM:【犹豫了一小会儿,而后摇了摇头】不行,这家伙对这次见面会期待了很久了,如果提前结束的话,他回去之后肯定后悔的要死
     主持人:但是照他这个状态……
     镜水:抱歉,我现在应该好多了
     hkr:请放心吧,熬夜的人大概都是这样的……只要熬过了想睡觉的点,就可以保持一段时间的清醒
     主持人:了解了……话说hkr也熬过夜吗?
     hkr:是的,毕竟高中每晚都要多花时间复习功课。不这样的话就没办法赶上兼先生了
     幕岁:其实你不用急着赶上我的。每次你一发奋努力,我就不得不重新拿起我最讨厌的课本努力学习
     镜水:说起来都是因为KM和我说的见面会日期是后天!
     KM:我、我记错时间了……这是我的错,但你晚上熬夜管都管不住!不知道谁天天往房门上挂铃铛,别人一推门就响
     镜水:现在盗窃案越来越多了不放着怎么能行?万一就有流氓土匪趁夜行凶呢?我每晚熬夜都是因为顾忌家中安全,都是为了在案发之前捶爆罪犯【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甚至还使得现场气氛燃了起来】
     KM:你这家伙没有底线的吗?你每天晚上抱着一块会发光的板砖在床上来回做二百七十度翻滚就能捶爆罪犯吗
    主持人:案发之前就可以叫罪犯了吗?还有,你们两个原来已经同居了吗?!!!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愣了一下,随及连忙解【yan】释道
    KM:只是住在一起了而已,并、并不能叫同居吧
    幕岁:对,土豆是土豆不能叫马铃薯
    hkr:和西红柿是西红柿,不能叫番茄是一个道理
   hkr&幕:但其实都是一个性质的东西【小声】
    KM:只是叔叔阿姨出国了这家伙在我家借住而已。镜水他和小学生一样自理能力基本为零,所以叔叔阿姨才会不放心的
    镜水:明明清……KM更像小学生吧,不知道是谁白天和我说要节食晚上就偷偷摸摸去厨房翻箱倒柜
    KM:我不是也分给你了吗?
    hkr:镜水一着急起来就喊真名这点还是一直没变呢
    而主持人在一旁憋笑憋得十分辛苦。

    主持人:好的,这是最后一个问题了,请再坚持一下吧,镜水
    镜水:嗯……好的
    镜水用力地点了两下头以让自己清醒一些,而一旁的KM一直在担心他头低下去之后就没办法再起来。
    主持人:KM和镜水认识了这么久,对对方的又有着怎样的看法呢
    KM:一时有些难回答啊……唔……我想一想。
    KM:镜水他是个很麻烦的人。嗯对,就是字面意思上的那种麻烦。
    他凡事都要人操心,不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就是其中一条,原本身体状况就比一般人差,现在还这样折腾自己。虽然每天他晚上都在熬夜,但我知道的,他其实有很严重的失眠症。
    他的实力我不可否认,不然我也不会和他有那么多的合作。他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之处,也让我看到了自己一直在追寻却未曾拥有的东西,当初这家伙也是被我强拉入圈的哦,很多人其实都不知道吧☆
    总而言之和镜水相处的时间里正面影响是要远多于负面影响的。虽然每天烦恼的时间多了不少,但我也逐渐发现担心记挂一个人是一种好的体验,这让我明白自己也是被人需要着的。
    主持人:……原来是因为失眠吗
    主持人:这个评价真的很高啊,你们真的很好。话说镜水……已经睡着了吗
    顺着主持人的目光,hkr注意到了镜水已经陷入了睡眠状态,他正想像之前那样叫醒镜水,却被KM制止了。
    KM:就让他好好睡一会儿吧,让他来说的话指不定会有些什么不中听的话
    幕岁:噗,在理。不过镜水没听到你对他的评价真是可惜了
    KM:那就算他自己倒霉咯
    他看向身旁那个瞬间进入深度睡眠、呼吸逐渐平缓下来的人,嘴角轻轻挑起了一个不易被人察觉的弧度。

tbc.

评论(24)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