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月]莫听穿林打叶声

这里霁月,逐心之人
杂食向
日常产刀
fgo/刀男/天官/兄坑
上学期间很少产出
慎fo

今天的cp党迷妹也如同活在梦里(3)

唱见au,风逝世界的分支,可视为主线
前作可戳头像食用
前篇见评论链接
KM:清光   镜水:安定
hkr:堀川   幕岁:兼桑

下午三点二十分。
        “好像快开始了,正好三点二十,”KM抬起镜水的左腕看了一眼时间,“喂,安定。可以起来了,接下来可没时间让你睡觉了哦。”
        “嗳?不——要。”镜水稍微移偏了一下脑袋,睁开布满血丝的眼睛看了眼KM后又继续枕着他的胳膊睡了起来。
          KM看到那人的眼睛先是一愣,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把那人拉起来,然后用重获自由的右手和左手一起轻揉着他的太阳穴:“能不能别老是让别人这么不放心啊……话说好些了吗?”
         “嗯……不过还是晕乎乎的啊。”
          说完那人还用力点了两下头,只不过点完头以后他就把整个重心直接向后偏移,如果不是KM拦着他现在估计已经感受到纯实木地板的硬度了。
        “别往后偏啊!话说你昨晚到底几点睡的?”
        “昨晚没睡……今天早上开始睡的,和现在好像是一样的时间,哈——”
          KM真的生气了。但他还是凭借良好的品行素养努力把头上突出来的青筋和想要把这家伙暴揍一顿的念头憋了回去,然后拉着镜水就去和刚来的几位他没见过面的唱见打招呼。
         这几位都是圈里的老人,无一例外的竟然都认识镜水。镜水晕乎乎地和他们打了招呼,接着脸色惨白地朝他们露出如同吃水饺咬到八角的笑来,这让嗬人惯手的鹤羽都吓了一跳,他藏在背后的整蛊玩具都随之掉在了地上。
        hkr眼疾手快,拉着镜水坐下,用温水给他冲了一包速溶咖啡让他喝了下去。镜水勉强提起精神,双手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
       幕岁抱着双臂一脸担忧,而后忍不住开口道:“再用力该拍烂了。清光你以后别老惯着他。”
    “我现在也很后悔啊,这家伙一旦神志不清起来说话都不过脑子的。”
        KM用手撑着脑袋,有些欲哭无泪。
        今天的KM也很心累。

        于是幕岁挨着hkr,hkr和KM挨着镜水坐下。前期镜水还可以保持清醒,后期就在hkr和KM的不断摇晃中半梦半醒、十分痛苦地结束了全程。

-   45L  我有一个梦想
       wdm,镜水小天使看起来真的困得要死啊

ー  46L  流深
       忘记提醒了_(:з」∠)_镜水是一个万年修仙党,在游戏方面还是个肝帝。普通人两三天才能肝完的活动他一天就能通关,隔三差五就熬夜,hkr那种教科书式的作息不提,KM和幕岁那种正常的作息也丝毫没有影响到镜水。
       这次看来这对镜水的身体状况是真的造成影响了,一会儿大家就去推特炸镜水让他早睡吧。
       这种作息,不出半年,迟早玩完。

-   47L   携寒假作业提前给您道一声新年好
      是啊,作为镜粉还要经常关注他玩的游戏,关注这些游戏有没有什么新活动。
      每次一有活动就开始担心。
      之前他还说自己会控制好时间,现在看来´_>`他控制了个p。

-   48L  我有一个梦想
      看起来好心疼啊qwq
      约定好时间吧我们一起!
      总之我还是先看完视频

      主持人:四位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呢?
      hkr:是这样的,我和KM、镜水是一起长大的,国中时我们四个正好在一个班,于是就这样认识了兼先生
      幕岁:这样就好像我是外来人员一样。【佯装不爽
      hkr:并没有这种事啦
      主持人:兼先生是指幕岁吗?
      KM:是的,也只有hkr会这么叫他
      主持人:这样啊……【做记录】
      hkr:啊……我要不要换一下称呼什么的
      主持人:不不不,完全不用!非常nice的称呼

      主持人:那幕岁,你是如何融入他们三个的呢?一般来说在学校里,融入固有的圈子是比较困难的吧
      幕岁:那当然是因为我强大又帅气……
      镜水:其实是因为hkr,hkr是个土方厨,而幕岁正好也是,在某次得知了幕岁也是土方厨之后,hkr就努力和幕岁建立了联系,之后大家关系越来越好,就融入到一起了
       KM:你居然醒了∑不过是啊,我和镜水从小看着幕岁长大,虽然幕岁看上去非常的外向和自满
       镜水:但他其实是个不太擅长向人表达心意,不太会处理人际关系的人
       KM&镜水:【点头】嗯
       幕岁:你们两个啊……
       主持人:害羞了,我知道的x
       幕岁:没有,完全没有!只是这两个家伙什么时候看着我长大过啊!

      
       主持人:那么幕岁和hkr后来的相处怎么样了呢?
       KM:关系到了非常铁的地步( ’ - ’ * )以至于我和镜水都开始怀疑我们在hkr心目中的地位
       hkr:但是KM和镜水你们已经有对方了啊!我没说错……的吧?
       K&镜:没有的事!
       主持人:yoyoyoyoyoyo同步了
       KM:还要不要继续之前的话题了?【无奈】
       KM:顺带一提后来我们四个人都在同一个宿舍,临考前经常打着手电筒边下飞行棋边复习功课,每轮有不同类型的题,答对走三步,答错退一步,不答原地不动。结果有一天晚上幕岁一题都没答出来,一直停在起点不说 ,答错扣的步数都能够他反向起飞了。
       KM:于是第二天考试我看见幕岁写了半个小时的试卷,然后又是画画又是撕草稿纸角,郁闷得不行。然后后桌的hkr就一个劲戳我背让我把答案递给幕岁,又让我看幕岁哪些题目没写他好写给幕岁。简直比幕岁自己还着急。
       主持人:哇我也想要这样的朋友qwq话说你们边玩边复习真的没问题吗
       hkr:事实上这里坐着的都是我们当时就读的学校的年级前五,兼先生成绩经常上下波动,但总体水平前五应该没问题,我和KM就是在第一第二第四之间徘徊……
       主持人:你们都这么厉害的吗?【瑟瑟发抖】话说镜水呢?
       hkr:镜水是万年老三……无论试卷是难还是简单,镜水他永远是第三。曾经有人拿镜水年级排名打赌,而赌镜水不是第三的人据说一次都没赢过
       主持人:这也是一种非常神奇的技能了
       KM:哦其实还有一次
       KM:已经入了夏天了,然而学校还没放假。学校老师不知道是晒傻了还是怎么回事,组织学生在露天场地下测一千米。然后hkr跑到一半就在我和镜水面前倒下来了。我和镜水刚喊老师准备把hkr扶到医务室,结果就看到跑在前面的幕岁跑过来一把背起hkr就往医务室跑
       让路过还没来得及看清的老师还以为食堂提前开饭了
       hkr:啊……那次是兼先生背我过去的吗?
       K&镜:是啊……幕岁你没和他说吗
       幕岁:……
       主持人:哇靠这么劲爆的吗我hskhdbskldjsndk……咳咳,这么美好的吗?

       - 49L 我有一个梦想
       wdm,学渣颤颤巍巍。主持人姐姐绝对是幕hkr党吧!我感谢你啊shdjhbdkshbs
        这就是爱啊!爱啊!(你谁我不认识你你快走x

tbc.

土方组的部分其实是之前一个没时间写的脑洞的整合x
视频大概就从文字开始的时候开始
最后悄咪咪求一下红心小蓝手和评论qwq♡

评论(19)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