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月]莫听穿林打叶声

这里霁月,逐心之人
杂食向
日常产刀
fgo/刀男/天官/兄坑
上学期间很少产出
慎fo

替位

一个现paro的脑洞
清安骨科设定
*大纲流注意*♢文后有剧情解释

清光是安定的哥哥,比安定大一岁。
他们的家庭教育十分严苛,父母关系也一直不好,父亲和母亲忙于工作,两个人很少有交流,一旦交流起来十有八九都会吵架。
在清光七岁安定六岁的时候,清光带着安定偷溜去公园玩,
公园正中央有个大水池,水池边上有一只黑猫。
安定就往猫的方向走,那猫看到他闪躲了两下,却也没离开水池边,最后不再躲避他。
安定欣喜了起来,就前倾身子伸手去抓那只猫,那只猫突然大叫一声,从安定的身前跳离。安定被吓着了,整个人直接掉进了水池里。
那时候是冬天,水虽未结冰,却依旧寒冷彻骨。
旁边有大人看到了,就连忙把安定从水里救了出来,清光看到先是一愣,接着连忙跑过去查看安定的情况。
几个大人问清光家里的地址,问完后还安慰清光告诉他安定没事。清光虽然哭得厉害,却没吵也没闹。
他不知道怎么的,觉得安定会就此离开他。
安定的衣服已经湿透了,几个大人就把外套脱下来捂着,但路上仍需要一段时间,安定还是着了凉。
安定晚上发烧烧得很厉害,清光也遭到了父母的训斥,训斥完后两个人就开始吵架,也不管安定情况如何。
清光从柜子里只找到了感冒药,弄到杯子里后就用水冲好,清光也不过才七岁,端着水瓶的手都有些不稳。
安定那张脸泛着不正常的红,眼睛都不太能睁得开。清光一直在喊着安定的名字,但安定只能发出几声微弱的鼻音。
大半夜里吵完架了的两个人再跑来查看安定的情况时,发现他烧得厉害,这才急忙送到医院里。
但等安定从医院里出来以后,安定就双目失明了。
安定此后一直活在别人的嘲笑中,总有邻居家不懂事的孩子嘲笑他是个瞎子,清光总是会把那些孩子赶跑然后抱住安定。
再后来,他们的父母就离婚了,安定随了母姓,跟母亲过,而清光随了父姓,跟父亲过。
但清光最终还是选择跟安定住在一起,他不认为她的母亲会给他的亲生儿子们什么过多的关心。
等到清光十八岁那年,他靠着兼职逐渐有了一定的独立能力,再靠着小聪明,他又找到了能赚更多钱的途径。
两个人顺理成章地从家里独立出去,并且过着还算不错的生活。
安定因为双目失明,学习方面一直都很吃力,但因为勤奋刻苦,学习成绩一直不错,也深受老师喜欢。加上温和沉稳的性子和清秀好看的相貌,同学们也愿意和他相处。清光很高兴看到安定能像普通人一样生活。
但就在那一年,安定在从学校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救护车很快就赶到了。
他听见人群嘈杂的响动和救护车发出的声响,眼前突然有了光亮,救护车明亮的不断交错的光印在地上,在他眼前闪烁,他只觉得身上无时不刻都在传来撕裂般的痛处,似乎骨头也断了几根。他艰难地移开视线,发现在自己的身边,趴着一只黑猫。
接着他的视线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他做了个很长的梦。都说人死之前他的一生会像电影一样在脑海中再现,他也如同这样开始回看自己的人生。
他六岁之前的记忆在他眼前再现了一遍,六岁以后他的眼前就失去了光明。但他也发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比如在他的记忆里只能看见他自己,却看不到清光,而六岁以后他依旧能看到自己。他看到了自己的葬礼,看到自己墓碑前的灰白色的遗像,看到了下雨天路面积水倒映出的“自己”的相貌。
那是一张和自己截然不同的脸。
他发现他看到的是加州清光的人生!
他看到清光在自己走后失魂落魄了好一段时间,但索性的是,清光并没有因此放弃生活的希望,他依旧在努力像自己还活着之前那样学习兼职两不误。
安定觉得他可以放心了。
清光大学毕业了,开始找工作,凭着学历和优秀的资质,他进入了一家很好的企业。有不少心仪他的女生和他表白,但他都没有接受。
清光那样的人一定会很受欢迎的,安定想道,他想起刚才在镜子里看到的加州清光,觉得这个人愈发得好看了。
接着清光接受了公司的指派去出差,他看到清光开车上了高速公路,然后与一辆逆向行驶的车相撞的景象,他再次听到了救护车的声音,看到了倒映在地上的不断交错的光芒,清光像他一样闭上了双眼,但他甚至能感觉到加州清光心里的那份释然。
影像突然如灯熄灭一般戛然而止,他的意识也沉了下去。

当他再次醒来,发现清光正趴在他的床边,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与预料相符的是,他在医院里,而与预料不相符的是,他醒了过来。
他的身上依旧伴随着痛楚,却不如之前那般尖锐,至少不是像之前那样能够吞噬掉他整个人的痛楚。
清光看见安定醒了过来,高兴的差点上天,眼角都红了些许。
“这么大的人就别哭了啊……”安定看着清光眼角的红色,如此说道。
“我哪有,等等?安定你能看见了?”
安定也愣了好半晌,发现自己确实能看见了,还不是在做梦。
“好像……是的。”

清光告诉安定他只是受了些轻伤,并没有什么大碍。在清光接到电话赶来的时候,他看到安定身边有一只被撞得血肉模糊的猫。
他被告知安定没什么大碍,接着看那只猫有些凄惨,就先把它的尸体放到角落,之后再找地方好好埋了。
“你能够安全也许是因为这只猫吧,只不过当初害你落水的也是一只黑猫。”
所以自己才能复明吗?
安定抬起手,将目光移向纤而细长的手指,只觉得眼前的这些景象连同光芒,于他而言都太耀眼和珍贵了。

出院以后,他们又开始了正常生活,安定终于能再次亲眼看到这个世界了,再也不需要清光用语言给他描述这世上的万千景色,他能够自己体验,自己看到了。
只不过从那以后,安定的身体就不再成长,他的年龄一直定格在十七岁,清光随着长大,他的样貌越来越成熟,而安定依旧保持着青涩。
几年过去了,清光从大学毕业,凭着学历和出色的资质进入了一家十分优秀的企业,并深受公司器重。
而安定也为毕业而忙得焦头烂额。
清光变得愈发耀眼和光鲜了,和清光一起出门时,总觉得许多人的目光都会聚集在他的身上。
这样清光很快就会有女朋友了吧,也会结婚生子。
但不知怎么的,大和守安定一想到这些,他的心情就不太愉快。
在这几年里那段“梦”中的情景他忘了个干净,一直未想起过,似乎这些情景从未在他的眼前出现过,也不曾存在。
直到那日清光和他说自己被公司指派要去外地参加很重要的会议。
他什么都想起来了。
“不要去、不要去。”
“为什么?”他的请求迎来了清光的疑问。
“因为我,身体不太舒服需要清光照顾。”
“可你今天早上不是还出去跑步了吗。”
“可是学校有家长会需要家长参加……” 
“如果有这种活动班主任会给我发信息的啊。”
  清光干脆揉了揉他的脑袋:“完全不会说谎啊你这家伙。但是这次会议对公司和我来说非常重要,不能随便放弃的啊。”
   “那我……陪你一起去。”
   “学校怎么办,不去了?不要因为这种事情随随便便就……”
   “请个假好了。而且清光你也知道,我们能够在一起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吧。”
    清光一愣,接着无奈地笑道:“你到底在想什么啊。好的吧好的吧。”
    安定是第一次表达自己需要他吧。
    听起来好肉麻,不过倒也没那么……坏?
    二三十年一过,如果安定还是这个状态,那自己和他走在一起会不会被认成他父亲?
    老去这种词听起来又残酷又糟糕。
    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安定是这样想的吗?

    与回忆中不同,清光这次是和同事一起去的。安定原本是想让清光不走高速公路,这样也不会遇上那辆逆向行驶的车辆。而且不走高速的话,遇上突发情况也会好处理一些。
    但清光的同事并不愿意为了安定的建议而绕远路,而且他们时间很紧,也不愿意多有耽搁。
    于是清光还是走上了与安定回忆里相符的路。
    一路上安定都没有说话,清光几次想开口,都因那人低下去目光而不得不把话咽下去。
     很快的,那辆逆向行驶的车出现了,两辆车装在了一起。
     清光受了很重的伤,之前还因撞击,头磕在了碎掉的玻璃上。
     他努力睁开眼,去看身边的安定,发现他身上没受什么大伤,而那双明澈的蓝眼睛正望着他。
     他安心了,还好那个人没什么大碍。
     幸好只是左侧撞击比较严重。
     但紧接着,他发现安定手臂、脸上开始出现各种各样的伤口,鲜血开始从他的口中渗出,从衣服中浸染出来。
     而他身上的痛楚在飞快地减缓着。
     安定笑了,尝试伸出手触碰清光的脸,却因疼痛而不得不缩回手。
     因为疼痛,他说话都有些困难,他颤抖着牙齿努力挤出一句话来:“既然我已经……要、要死了,就帮他们、一起转移了哦……”
     “对……不起……”

end.

—————
这里解释一下剧情
安定因为那只猫而落水,并且发烧双目失明,但他也因此获得了一种能力,就是将转移别人身上的疾病或者是伤痛,也可以把自己的转移给别人。只不过安定一直没发现过个能力。其实安定的失明算是个意外,并不是由发烧引起的,你可以将那只猫理解为某种能带来不详的神灵。【这里标一下重点
在他十七岁那年的车祸中,他身边有一只猫,醒来后他还活着,不过猫死了。清光告诉他是猫被撞得血肉模糊。安定意识到应该是自己和猫调转了伤,而那只猫好像就是十一年前引起他失明的猫。
那只猫不仅替他化解了灾劫,还把原本属于他的光明还给了他,此外还让他看到了属于加州清光的人生。
他后来试了很多次,发现自己的确是有这个能力。
于是在阻止清光无效后,他决定替清光死。
所以最后安定把清光身上的伤算是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同时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就把后面的同事身上的伤也一起转移了。

评论(11)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