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月]莫听穿林打叶声

这里霁月,逐心之人
杂食向
日常产刀
fgo/刀男/天官/兄坑
上学期间很少产出
慎fo

冬雪

*大半夜脑洞
*短小段子

        他围着白色的围巾,穿得有些单薄,手上拿着两杯热气腾腾的奶茶,自己拿起其中一杯先喝了一口。
       “喂,你怎么可以不等我就自己先喝呢?”
        加州清光跑过去一把抢下他手上的奶茶,也未着急喝,而是将一双冻得有些发红的手在杯壁上蹭来蹭去。
        清光老远就看见安定了,而那个每晚修仙打游戏导致视力严重下降的家伙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
        他掀开盖子闻了一下气味:“为什么是原味这种平淡无奇毫无特色的口味啊。”
      “有就不错了,不喝给我,我可不是特意要给你买的……”,他应道,“加州的口味是我见过最奇怪的了。”
        “安定的口味也确实很差劲啊。”清光毫不示弱地回嘴道。
        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懂得这种事的呢?他不太想得起来了,他只知道大和守安定在以前是一个对谈恋爱一窍不通,连喜欢都不知道为何物的人。
        就举个例子吧,在上初中的时候,有人给安定塞了一封情书,安定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于是跑去问清光。
       “你要是不喜欢对方的话,就婉言拒绝掉吧。”
         清光给他的建议如上。
       “拒绝?嗳……决绝什么的还是不太好吧?到底要怎么回应啊……”
        于是在给递信人的回信上,安定简明扼要地写了两个字——谢谢。
        这件事到现在还经常被和泉守他们拿出来说,可能这就是独属于大和守安定的永久保鲜的笑点吧。
        总之他现在和这个“恋爱白痴”在一起了。
       安定买吃的不会顺着他的口味,但至少会给他买东西了。
       安定在特殊节日也会给他送礼物了。
       安定会尝试写一些直白、修饰词噼里啪啦一大串的诗了。
       当然,自从被他当面(假装饱含深情地)朗读之后他就没再写过了。
       总之这家伙有了很多的变化,开始学会打扮自己、开始学会体察恋人的心情,开始懂谈恋爱大致应该是什么样的状态了。
       但相比他而言,安定还是有很多进步空间的嘛。
       他开始回忆自己喜欢大和守安定的那四年。
       “你在想什么?一直在发呆。”
        安定扔掉了已经喝光了的杯子,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啊、啊我在想安定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我的。”
        他闻言,那双清澄干净的眸子怔了怔,随及移开目光道:“清光真是没有自知之明呢。总之比你想象的……要长上一点哦。”
       “噗。”两个人笑了。
       加州清光开始猜测,大和守安定真的有可能先于加州清光喜欢上大和守安定之前喜欢上了他。
       到底是谁更白痴一点呢。

      两个人就走在被碎银铺满的路面上,靴子踏在松雪上的响动一时也由为悦耳。
      风有些疾,雪下得也分外密了。
      两个人吵吵闹闹,就好像这天一点都不寒冷一样。

end.

评论(9)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