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月]莫听穿林打叶声

这里霁月,逐心之人
杂食向
日常产刀
fgo/刀男/天官/兄坑
上学期间很少产出
慎fo

简谈安定

简谈大和守安定,以及这次的安定极化
       早前见到安定是在同人图上,安定给我的最初印象是“乖巧温和的少年”。而在日后有机会接触到刀剑乱舞后,我相较之前对他是更加了解了。在刀剑乱舞里安定是我最喜欢的刀。
      撇开战斗部分来说,安定在平时会给人乖巧与温和的印象,他与他的外表相符,内心上算是一个真正的少年。“你会爱我吗?”“最爱我的人是谁呢?”他渴望被爱,但他不会像清光那样努力去争取现主人的爱,他思念前主,执着于过往,获得提升了,他便问是不是更加接近冲田君了呢。他的外表像是冲田,他的回想也总是涉及到冲田,而他战斗时也与冲田有些相似。
      说起战斗,战斗时安定便与平日里展现出的性格大不相同。譬如“杀了你哦,小猫咪。”“头颅落地去死吧!”以及到boss点时的笑声让他有了大魔王的称号。
      但他不是病娇,也不是随时随地白切黑,在亲妈的描述里安定是这样的“平时会很乖巧,不会一言不合就黑化。”战斗上的认真也是安定的魅力之一。
     安定正像一个少年,被触摸时他会问道:“我有那么稀罕吗?”“不厌其烦地摸我呢。”更换刀装时他问:“这个适合我吗?”成为队长时则会说:“我是队长吗,真是出人头地了呢”他似乎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地位,他似乎不会向谁请求什么,而如果得到了些什么,就会坦白自己的内心。
     “如果对方是自己中意的人……没什么”他不擅长掩饰自己的想法,或者是并没有掩饰自己想法的习惯。
       而他回应要求的方式也极为简单,语气也总是很可爱。
       而在回想当中,是能看出安定的问题的。他太难放下过去,往往需要别人的开导。
       而这次极化后,安定是变了。他对冲田只字未提,战斗时近乎癫狂。话基本是嘶喊出来的,在我听来那就像是要哭了一样,充满着绝望。像是什么呢,为了坚定自己的内心而逼迫自己说出这些话,强行给自己洗脑一样。
      冲田的最后时日是由安定陪伴着度过的,这期间里山南敬助死亡、近藤勇死亡、冲田重病、冲田离世、整个新选组一步步走向衰败……
     关于“杀了你哦小猫咪”“头颅落地去死吧”的个人理解,个人主观偏多注意:
      不知道安定想杀的是敌人,还是想杀冲田病故前梦里那只怎样也无法斩杀的黑猫。不知道安定想斩下的是敌人的首级,还是想起了那日冲田为山南敬助介错。
       可他只是刀,是被人使用的器物,无法做主 无法改变。
      安定在独自彷徨了百年后,依旧执着于过往。加州清光、冲田总司先后离他而去,他便一个人待在那深渊里。
      这样喜欢冲田、敬仰冲田的安定能说忘就忘了冲田吗?
     第二封书信写道:“我想陪冲田君一起消失在历史的黑暗里,如果比他更早折断也说不定呢。”
     第三封书信却说要忘记总司。
     他将自己打扮成冲田的样子,甚至可以说是活成了总司的样子,这些情感真的能说忘就忘吗
    而且还是病重时期的冲田样貌。
    以前他抢誉时会说:“谢谢,我很高兴”
    而现在他说道:“自我厌恶中”
    极化前的碎刀语音是:“冲田君,终于到……你身边”
    而现在是“就算死了也到不了你身边了”
    他强调为了主人的胜利
    安定和他的前主是相似的,像樱花、像迷梦,随风而逝,凄丽而美好。这样的安定像是缺少灵魂,但他依旧是美好的。
    他正是那个需要人开解才能逐渐走出囹圄的少年
    如果安定的执念就这样淡去,安定还会是原来的那个他吗
    刀剑的因为缺少剧情的缘故,大多数都是参考语音,我们不是官方,大多也只是主观上推断。
    根据官方设定,我……其实是不愿意相信安定恢复了本性这一说法的,他极化后表现得太过压抑,似乎 除了战斗,他便不会再笑了。没有针对谁的意思,只是个人觉得安定不会说放下就放下这百年间的执念。
    或许清光极化会给出解答呢,或许官方会给出其他的后续呢。
    现下里我们只需等待着。
   
——来自一个喜欢安定到不行的安定厨

评论(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