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月]莫听穿林打叶声

这里霁月,逐心之人
杂食向
日常产刀
fgo/刀男/天官/兄坑
上学期间很少产出
慎fo

新生始

*原主与刀
*安定第一视角
*有清光客串
*诗来源于纸境

致冲田:
      我曾尝试回想那段时间,回想您意气风发之时。
      摩挲刀柄,我在回想您握着这把“大和守安定”时手上的力度,回想您指腹上覆着的一片片薄茧所带来的触感。
      虽说那时我还未有灵识,但身为刀剑的记忆都还存在,如果在那时我就形成了一些简单的思维,刀剑所承载的一定是对您的仰慕之情。
      正像一场迷梦,风卷起绯樱,流云被晓雾掩藏 ,那时代也逐渐远去,消失在历史的荒流中。
      可我对您的思念却更深了些。
      您对我怀有什么样的情感呢?
      有人说刀是武士的性命。
      我希望我是被您当做生命看待的,在您挥刀斩向敌人时,我似乎也被赋予了情感,作为您生命的一种形式,我希望能奋力地、保护您到最后。
      隔着那些如秋水波光的岁月,我似乎依稀还能听见您与队员们的谈笑声。
——
      第一次入梦,不乏新鲜之感。
      只看见您坐在门前看着庭院里如水的一片月光。
      黑鞘打刀安然地处在您的腰间。
      而头顶那一片墨般夜色在天幕上晕染而开 明月似盘,漫天星辰。
      您额前的碎发被风撩起,您朝我所在的方向微笑着,后面有人迈开步子穿过了我的s体。
      竟不是擦身而过。
——
      第二次入梦。
      眼前是一片繁而绚烂的樱花,我坐在树梢上,身子轻而飘忽不定。
      您坐在树底下,手中酒盏盛着清酒。
      似乎天气并不暖和,可您始终身着单衣。
      抬起头看见那樱花的尽头似乎是阳光遍布的,我上前想拥抱您。
      手指蓦地在一瞬间化为齑粉。
——
      第三次入梦。
      却无法再回想起什么了。

      并非是很复杂的情感,我如此想道。
      我的使命似乎不再那么简单了,所保护的不再是您一人。 
      我想象您拔刀出鞘时脸上的自信与骄傲,那时您唇角轻扬,眼里神色凛然。
      总之,我曾经一定目睹过,君之风采。
      其实有时候我会有关于那种事情的念头哦?
      可如果去改变,您似乎又不够完整了。
      冲田总司的一生,是短暂、美好、遗憾却十分完整的一生。
      静默在岁月里,承载起如水光阴。

      “呐,冲田君。
       前些日子读到一首诗:
       ‘緋櫻枝頭落
       懷擁自身之喪逝
       自此新生始。'
       如此
                                     书于七月十九日夜  ”

       “喂那个……安定,”清光在读完最后一句话后,转为沉默,看到越走越近的大和守,想说些什么话来“其实我也……”
       “那是什么……嗯?你还给我啊!为什么可以这么明目张胆偷看然后毫无顾忌地读出别人写的信啊!”他蓦地反应过来,也不顾及会不会揉坏信纸,伸手便上去抢。
       “嗳,不要。明明是安定放在桌子上被风吹掉了我帮忙捡起来然后不小心看到的嘛,害羞了吗?”他将信纸换一只手拿着,又向上举高,两个人身高近乎相同也占不到什么优势。
       “嗯……因为用清光的语调来读就会很难听嘛……”
       “你说什么?”
       两个少年就追逐在被夜色覆盖的庭院里。
       end.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