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月]莫听穿林打叶声

这里霁月,逐心之人
杂食向
日常产刀
fgo/刀男/天官/兄坑
上学期间很少产出
慎fo

月见


月见
*大概现paro
*be
*主冲田组/副土方组,基本无cp向

1
         又入夜了。却和一个多月前的那些晚上并未有什么不同,无非是如墨的夜色更深了些,天气又清凉如水。
         风吹树叶、从树梢上掠过,只听叶子们飒飒地响,又唰唰地落下来。
         有意或是无意地瞥见堀川他们送来的饭搁在桌上,总之它们现在落入了我的视野。我并没有进食的打算,吃饭是象征性的,当着他们俩面吃上几口,一天再吃个三两次,保证饿不死就行了。最后若无其事地继续躺在床榻上。
         这样的日子持续不了多久了,我知道。
         虽然有点对不起他俩,可我不得不这样做。
         我没办法再像以前那样活着了,感谢我现在还能有这样清晰的思路,也许。
         好饿啊。最好是幻觉。
         屋子里静得出奇,肚子不停发出的咕噜声也就格外清楚,因为没有东西可以消化,加上挨了不少时间的饿,我知道我的胃会出问题,但也没打算上心。
         我努力瑟缩着身子,同时又用手按在小腹上试图让饥饿感不再那么明显,将背靠向墙壁。只觉得沁凉的触感从背后传来 ,很快我肌肤的温度就与它们和为一致。我的骨头和血液一瞬间都仿佛浸透在冰里,血管里不断流动的东西都仿佛要凝成固态,喉咙干而发涩。
         在靠上半晌后我还是选择钻进了被褥里。
         因为有过那样的经历,所以本能地畏惧寒冷。
         接着,只有等他们进来查看好我的情况后我才能安然入睡。便上去摸索着将灯熄掉,再等上半个小时,努力将呼吸放均匀放慢,做出一副安详的姿态,这样他们就会以为我已经睡着了。
         一秒……两秒……三秒……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在我意识开始有些涣散的时候,门咔嗒一声,果然开了。轻脆的步响从门外传来,像是踏着凝结成冰的月光而来。
         “兼桑……请把声音放轻点儿……”我听见国广用极力压低的声音说着。于是相应的的,移动的声音变得细不可辨,呼吸与热度似乎在向我这边靠近,我动也不动,更清醒了些,做出一副安心入睡的模样。
          身体仿佛正在逐渐放轻,眉头也逐步舒展开。
          这足以让他们舒一口气了。
          他们小心掰正我的身子,身上凉了一片,似乎是在查看伤口,药膏涂在伤处带来一些轻微的痛感。他们替我整理好衣服,掖好被子,将桌上的碗收起,像来时般不留声音地从房间里退出去。我隐隐感觉到有谁的呼吸滞了一会儿。
          他们把门轻轻阖上,似乎是因为我睡着了的缘故,他们才敢在外边把话谈开。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呢……”
          他的声音听上去很闷,似是话说到一半忍不住用手捂住嘴,总之是那种我没听过的低沉语调。
          堀川虽然年岁不大,却是个温柔且坚韧的人,在我印象里。
          “既然已经到这一步了,再说些什么,也是徒增忧伤。”
          “如果当时我们走得再快一点,是不是就能赶上了?”
          “是不是那样的事就不会发生……”
         沉默了一会儿。
          “唔堀川……我也希望是这样,我想过是不是我们走得再快一点,就能够救回他的性命。”
          “可你已经尽力了,无论怎样,现状如此……这是他们两个的选择……我只希望剩下的三个人不被这事围困住,能够相信生活里还是有光亮。”
          堀川说:“光亮吗?不知道他能以这幅样子撑多久……”
          “无论如何,一个人的行为……结局……决策都是不能去否认的。”
          “可是——那样重要的伙伴,没办法就这样忘掉啊……”
          他的声音隐隐地颤抖着。
          不知道是因为我听力太好,还是因为这话题对我来说太敏感,我听的十分清楚,听了个始末。
          似乎是怕影响到我,一下轻响后屋里屋外又悄无声息,脚步声逐渐离去。我再无法继续捕捉到他们的一点儿响动。
         温度与呼吸似乎也一瞬间消散。
         只知道此时蜷在被褥里的我早就泣不成声。
          “呜……什么啊……明明……明明就是我的错啊……”
          “明明还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擅自先一步去死……是害怕我抢了你的风头不是?说什么白痴话听得我简直想把你从土里挖出来。”
          “我……说好会保护你的哦?”
          “以后不许开这样的玩笑哦?”
          一些温热的东西不受控制地从我枯瘦的脸上滚落,而有一部分在我深陷下去的眼窝里不停打转儿。
         觉得月光清冷又很轻盈灵便,仿佛只噌噌几下就爬上了树梢。
         夜晚里寂静无声,安静的只能听见我一个人沙哑的哽咽。
         可以往的每个晚上,都是有另一份呼吸在陪伴着我。


——  没有像你那样,和他们道声晚安,再告诉他们万事勿多费心。
         我似乎用不会你说话的口吻,似乎拿捏不住你生活中的任意一个小细节,似乎永远学不会你你为人的方式。
         嘛。你还没教过我呢,我又要怎样替代你,代替那个活跃于以前的活生生的你。
                                                          十二日夜
2
        

         约是三天后了。初晨梦醒,洗漱毕。

                   十五日      星期四      天气:晴
         阳光轻易地穿过玻璃,透过单薄的窗进而洒遍我的全身。
         它似乎不受拘束,隐没了形体,灵活而自由,可以纵情穿梭于世间。不像这四方囚笼里的我。以往我可以随意出入这房间,经由此事他们便不再放心我
         隐约听他们说过,我无法走出的,是自己的心。
         我心里的那块地方依旧空荡荡的,那里阴而寒冷。即使有阳光肆无忌惮地在我身上摸索,即使它带着怎样灼人的温度,也无法使我那份寒冷动摇几分。我之前提到过的如同身处冰窖的滋味,又回来了。却好像有所不同。
         那是什么呢,是一切阻碍我去回想的障碍,是厚栅栏?是荆棘?还是峡谷?。
         不是,都不是。
         如果不是难受得紧,我觉得能想出更多亢长的句子。
         门板突然响了两声,十分清脆。
         “可以进来吗?安定?”堀川清亮干净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他轻叩着门,小声询问我的意见。
         我张开嘴想表示应允,却发现说话时牵动声带振动这样的动作都变得困难痛苦,碎散的字眼被沙哑的声线折磨得不成句段。喉咙里撕裂般的痛楚随着咳嗽时的动作逐渐放大。
         “可以,咳咳咳……咳……”
         只听门“哗”的一声被推开——堀川推开拉门将手里的东西搁置在一边,端起水让我喝下。
         真的是,喉咙好疼啊。刚才肺腑都快要震碎了。
         带着凉意的清水润湿着那儿,才勉强把刚才涌上的血腥味儿压了下去。
         “好点儿了吗?安定?”他轻轻拍着我的后背,葱绿色的眸子里满是担忧,我不知怎的有些畏惧,想要尽力去回避那双瞳眸。
         他的眼睛过于清澈干净,像是早晨森林冒着白气的清冽的溪流,以至于我能从中窥见那扎着蓬松高马尾的枯瘦人影,无疑,有些陌生。
        太难看了。
        我心下并不愿意承认那是“我”的样貌,可又觉得那就是我该成为的样子。
        约几分钟后。
       “嗯……嗯。”我哼出两声鼻音简单作答,正感受到轻拍在背上的纤瘦的手试图将温度传递给我。
         “安定会想要出去转转吗?就在附近,好像新修了座公园呢。”
         “不用了……哦不是,我还是比较想待在家里,去公园的话可能不大有兴致呢。抱歉。”
         “这样啊……好的,没关系的。” 
         “那里一定很热闹吧。”
         “是啊,那儿交通很方便,地段又不偏,有很多店铺啊什么的……”他突然哑言。
         “……那有空还是去看看吧。”我向他笑着。
          ……

         他陪我聊了很久,似乎以前堀川都没说过这般多的话。
         聊到最后他突然住了声,似乎觉得这样不太自然,薄唇开开合合了好几下最后犹豫问道:“安定你饿不饿?”
         “那个……安定……那这里有些食物你要不要吃些呢?”
         “毕竟早上都没吃什么东西呢。”
         “嗯……好的。麻烦了。”
         我看了一眼他端进来的食物,虽然一早就注意到了。那都是些易于消化的粥和汤。食物的香味不断飘进我的鼻腔,我一时间眼前有些恍惚不清,想要伸手去够那些东西,更想尽快将它们都咽进肚里,满足自己因饥饿而十分虚弱的胃。
         好香,真的好香,但不能这样。
         “我开动了。”
         我带有敷衍性质地尝了几口,用纸巾擦净嘴边的汤汁,说道:
         “堀川也还没吃吧?”
         我把没动过的汤和粥都推到他面前。
         “我已经吃过了哦,这些都是为安定准备的,希望能吃完呢。”眼见他泛了难色。
         “啊……我已经吃过了,其实昨晚我有到厨房去偷拿东西吃哦。”
         他仍看着我,可能自己原先耍的小把戏败露了吧。
         “真的,我不需要,我已经吃过了,现在还有些撑。”
         ……
         “堀川,我不需要这些……你信我啊。”
         “只是一些食物而已,安定你其实……不用这样的。”
         “求你了……我……我真的没胃口。”
         眼见他摇了摇头,越来越靠近我,被我一使劲儿推到墙角。
         他的表情很痛苦,又像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努力了三两下,才撑着地板站起。
         “对、对不起……”
         而门外的和泉守听见响动,不知什么时候进了房间,我甚至察觉不出自己是什么时候被按在椅子上。我就这样再次从堀川清澈的眼里看见我那样子,说不出是悲哀还是狼狈可笑。
          “抱歉……安定,我们中不能再少任何一个了……原谅我的自私吧。”
         于是后面的就是内容就是他们把东西都喂完了给我。
         意识发生冲突的间隙,那种以往吃到东西的满足感似乎又回来了。

——  “堀川,去睡吧,这儿还有我。”
         “嗯,嗯,好的……”
         我突然注意到,他们也消瘦了不少。似乎从失散,到回来,到现在,最费心劳力的,还是他们。
                                                         十五日晨

3
         从那时候起,他们再也没有像以前一样对我放任自流。之前是因为相交数久,而后来的行为,也是因为相交数久。他们每天都会盯着我让我把三餐吃完,如果不吃的话,就想办法喂下去。
         外边的天似乎依旧蓝的没有边际,天上有如丝的云彩,也有振翅高飞的小鸟,它们飞行的轨迹形成一道圆润优美的弧线,只见天气晴好。
         我靠在冰冷的墙上兀自望着窗外。
         记得有那么一段时间,当时头顶上那方天可阴沉,四角都是死寂的灰,雨丝悄悄地随风飘摆。
         四周清冷又凄然,轻而细散的烟雨如微丝般落下来,空气里尽是湿腐的味道。
         正巧,早上起来还做了个梦。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无法替代你。
        他们的步子刚刚离开,我便寻了一个不起眼的的角落。张开嘴用手指向里探着,努力刺激喉咙深处让自己把吃掉的东西都吐出来。
        你瞧镜子里那张枯瘦的脸已经逐渐开始有气色了,脸部分明的棱角逐渐圆润了起来。
        这样可不行啊。
        ——无法替代你。
        喉咙难受极了。
        我可能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吧。
        几分钟后我看着垃圾桶里的东西竟感到十分的释然,接着打开窗子让气味向外散开。嘴里酸涩的味道让我止不住又喝了三两口水。
        闲下来找出一本书来看——之前那个人留下来的。
        似乎我泛凉的指尖还能从这浅薄的书页上感受到他曾经留下过的温度。

         “堀川,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选择坦白了?”
         “明明是那样注重自己外表的人,现在却成了这幅样子……”
         堀川:“等等吧……再等等。等、等合适的时机到了的时候。”
         “总不能一辈子都这样,说不定以他现在的状态,也撑不了多久了……”
          和泉守安抚道:“别想那么多……先进去吧,至少走一步算一步。”
          “谢谢……兼桑。”
        

         鞋子轻踏在木板上清亮悦耳的响动越来越近。
         门轻轻地被推开,霎时,温暖的风涌入房间,吹得门上悬着的风铃哗哗作响。
         阳光全然透进来,瞧得门外一角青翠的新竹格外有生机。
         “今天天气很好……安定,需不需要把被褥晒一晒呢?”堀川小声询问着,他看上去像以往那样礼貌温和。
         我心里格外地慌乱,既迷茫又无所适从,可我只能将它们压下去,使自己看上去足够平静。
         我希望谁也没办法从内心、或是外表层面看出我的心境,也包括现在窥探着的你。
         扑通、扑通。
         “麻烦你了堀川……谢谢。那个,我可不可以出去走一走呢?外面天气可真好呢”我尽力止住发音时的颤抖,声音的沙哑似乎有效地帮我掩盖了一些,我对面前的少年说道,努力朝他露出一个和那人相似的笑。
         “我……以后就不用费心了,堀川、和泉守。也许从今以后,出现的是焕然一新的我。”
         我脱出口的话语让我自己都止不住有些惊讶。也许正如这样,我走出了阴霾。也许又是个荒唐的谎言,我还是在禁锢自己。
         总之最后他答应得很利落。
         “一会儿我陪你一起去吧。能看到你好起来这是我们一直在期望着的事。”
         “希望你能从那些阴影里走出来……他也希望你能好好地活着啊。”他追加道,似乎将以前未能说出口的话都说了出来。
         一切尽是不言。
         好友突然离去,他们会不悲伤吗?答案显而易见。
         但如果我走不出这阴翳,他们也无法真正的释然。
         “你小子,真的能像说的那样吗?”
         “拭目以待。”
         真好,又看见了和泉守那种有些轻率却又不张扬的笑 。
         庭院好像和往常没什么区别,只褪去了昨日的那份清冷。
         脚步轻踏在青草上松软的触感,天似乎更蓝了些。
         院子里的老树却是很早就枯死了。
         我有些困惑,困惑的是不知道接下来该怎样活着。浑浑噩噩了那么久,真是抱歉了。
         但大和守安定是断然不会这样做的。
         怎么可能替代你哦?

——  不用等到夜幕,在我面前横着的就有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我就只按他希望的去做。
         我知道他还活着,即使是存活于我的意识里。
         在那本他留给我的书里,在那颗老树边的草地上,我仿佛能听见他轻声细语。而他,想要告诉我——他希望我能好好活着。

                                                          十七日晨
fin.

正文开始buni


        “走不出去吗?指南针、指南针呢?”
        “这附近地下可能有铁矿石一类的吧?指南针起不到什么作用。”黑发的少年看着手上物件里摇摆不定的针尖,眼神也随之复杂起来,那深红的靓丽指甲已经有些脱色。少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在意这些,他有更多值得着急的事情。
         “喂,那个……堀川,手机也没信号吗?”清光向四处探寻着的纤瘦少年询问道。
         那少年死死盯着一块方寸大小的屏幕,转过头来泄气般摇了摇头:“走的太远了……没有任何信号。”
          “抱歉……我不应该提议来这里的……明明事先没能做好调查,准备还没有做齐全。一时冲动就做了决定……”加州清光低着头小声地道歉,他看起来比任何人都要沮丧,只是低着头看着手心里的圆盘。
          “现在怪自己是没有用的哦,超人气作家加州清光大人。”
          “安定每天待在屋子里也太闷了吧。”以着这样的理由,清光安定拖了出去,顺带叫上了堀川国广和对此饶有兴趣的和泉守兼定。四个人兴致冲冲来到深山,如今却入了困境。
          “嗯……我知道。嘿?确实是超人气哦。这样吧,如今剩的东西也不太多了。眼下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大家把包里的东西均分一下。”清光说。
          “嗯好,然后呢?”
           “我们分头走,沿途留下记号,要是有人先找到出路,再找到人,接着沿记号把另一边的人找回来。”
          “怎么样……行的通吧?”他有些犹豫地询问道,他认为这是由他闯下的过错,他必须想出什么可行的措施来补救,至少让他们能走出去,也让自己心里好受些。
          “那个……只留你一个人的话,不太好吧。”堀川想说些什么反对的话。
          只听被人脆生生地打断了。
          “我陪你去。”
          “欸?”
           前一句的说话人是安定,而后一句的惊讶声则来自清光。
           “如果没有我在,清光说不定连记号都不会留,说不定还会急到哭呢。加州啊,最不让人放心了,真是没办法。”大和守安定一脸淡然地理着围巾,像是毫不在意加州清光会不会因为这几句话而难过一样。
          清光蓦地有些气不打一处来,鼻子却隐约有些泛酸: “安定真是没人情味。”
           “哈哈哈……我认为可行,眼下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毕竟已经转了这么长时间,再拖下去指不定会出什么麻烦。”
           “那就这么定了,沿途一定要做好记号。我和堀川就先走了?”和泉守拍拍他的肩膀,他的脸上没有困苦,也没有埋怨的神色,三个人都很有默契,都没有抱怨过一句。他接着拉住堀川向一边走去,沿途用小刀在树皮上刻下记号。
          “那我们也先走咯?”安定用手肘撞了撞清光的肩膀让他回过神来,只见那边堀川和泉守的身影已经越来越远。
           “好、好的。”
           
           
           “那个……我会保护好安定的哦。”他小声喃喃,望向前面的人。
            只听那人脚步落下踏在泥土上轻而有序的声响突然一滞。
            “嗯?有劳。”
         


          已经是分离两天后的事了,先走的两个人跌跌撞撞终于走下了山,但转而又走进了一片旷大的林子里。
          因为之前准备充足,加上堀川考虑到也许会有特殊情况,又特意往每个人的包里多塞了点东西。虽然背起来重了点,但勉强保证了两天下来两个人体力充足。
          “喂!堀川,有风,还挺大的。”和泉守让对面的人注意,自己眯起眼,挠了挠脑袋,从头发上随意扯下一根发带,只见明红色的缎带随风飘转起一个角度,很快又恢复到指向地面的状态。
          “现在正好是夏天,而林子里的温度比外面更低。外面的空气受热膨胀,密度变小从而上升,然后林子里的空气就要填补空缺……对,是对流!”他将身子浸在那一阵短暂的风里,蓦地想起了什么,疲乏之感顿时尽散,声音也添上了几分喜悦之感。
          “哈,是的吧?”和泉守表现出一副得意之态,“顺风走。既然已经下了山,那就不妨试试看。”
           “不愧是兼桑!”
          两个人顺着之前发带所指的方向前行,脚步也随之轻松了不少。
          “也不知道安定他们怎么样了呢……”堀川跟在和泉守的后边,小声说着。
          “只要我们能走出去。”
          声音来自于那个较高大的身影,听上去笃定而沉着。
        


          第三天晨时。
          “安定……你确定我们之前是在下山吗?”
          “嗯?也许吧。清光原来不知道吗?”
          “啊,这个……”
          加州清光蓦地有些失意,若不是因为自己的一时兴起的提议,四个人也不至于在这山晃荡到这个时候。
         虽然自己也是下了好大一番决心才打算出游。
          “如果朋友是个家里蹲的话,可以考虑带他到什么刺激的地方探探险,这样做说不定可以改变现状呢 ̄▽ ̄。”
          清光发帖于某网站的收到的回复如是说。现在想来简直就是万恶之源。
          “我的错……”他微微将头低了下来,略长的刘海掩住眼里的神色。显而易见,他是在自责。
          “不是哦,既然来了,清光就陪我好好玩一场吧,”安定从一旁的清溪里掬起一捧清澄的水:“这边有水!呼……好凉。”
          “来了哦。”他摇了摇头继而怂怂肩,收起昨晚随意搭建的简易帐篷,跑到安定身边学他往溪里捧一汪水,直往少年那人招呼。
          “哈哈哈哈……”
          笑声忽地荡漾开来。
          他看着清亮的水珠悬在那人墨蓝色的发梢,也瞧见了那圆润而清亮的眸中倒映出的影像——一片明晦不断变化的溪水。
          心上又轻松起来。
          “清光一点都不可爱了哦?”安定用湿手用力揉着清光的脸。虽然语气有几分恼怒,却能看出来他是高兴的。
          希望能够尽早出去。 
          和泉守堀川又怎么样了呢,希望平安。
          清光在心底一面小声的祈愿,一面又抱怨这一点都不像自己往日会做的事。
          总说夏天的山里会出现一些不寻常的东西。
          云悄悄从头顶覆上来,那一片温暖明亮的光便随之有些淡化了。
         

          一下子振奋起来的两个人在折腾了半天后顺着风向竟真的走出了林子。
          走过平地,看见有小路向前蜿蜒,房屋逐渐显现,人们忙碌的身影逐渐在视野里变得清晰。之前皮肤被树杈划破带来的痛楚、脚踝因长时间走路而产生的酸痛感、以及身心的疲乏感都一洗而空,与眼前这一片景象相比一切都不算什么了。
          夜里他们总算迎来了几天以来第一次良好的睡眠。
          隔天一大早,他们没有继续酣睡,而是都从床榻上起了身。
          堀川与和泉守向当地百姓询问了一些事宜,继而向有关部门反映并申请帮助后又一起顺着记号踏上原路。
          只是再寻着记号穿过林子时,天已经黑了大半了。
          也不知什么时候,四周已经飘起了细雨。
          天蓦地就阴沉下来了,冷而凄厉的风自山峰的间隙而来。茂密葱郁的高树像一道屏障,山里山外是两个世界。
          希望他们两个已经走出去了,希望他们俩食物和水还充足。
          或者希望他们正待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等着我们去找到。
          “别担心,他们一定会相安无事的。”和泉守将宽大却瘦削的手轻轻拍在他的肩上,像之前安抚清光那样。堀川看见和泉守那双葱绿色的眼睛里满是疲惫,可他依旧像一个前辈一般表现得镇静可靠。虽然他貌似比自己还小一些啦。
          能说果然是兼桑吗?
       

          烟雨正如微丝。风不减。
          鞋子被泥水浸湿的感觉着实不好受,更何况是掺了些沙石。
          那两个人走在地面逐渐泥泞的山间,土壤因浸了雨水而变得湿滑,脚踏在地上的动作显得有些晃荡,有气而无力。
          清光知道他现在的样子不但不可爱、而且十分狼狈,往日悉心打理的头发此时凌乱地贴在前额,脸上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面色有些惨白,只有脸颊两侧泛着两抹病态的红。
           他整个人脑袋晕乎乎的,身上隐隐的有些发热,背后一片汗湿,连脚下的路都不大分的清,一走就是一个趔趄。
           一定要走出去……至少自己身边的那人一定要走出去……
           他们刻记号用的随身小刻刀有些钝了,平滑的刃上同时出现几道突兀的缺口。
           安定葱白的手指向他伸过来,摸了摸他的额头,他只觉得覆在额头上的是一片沁凉,忍不住蹭了两蹭。
           “发烧了……”
           “清光、清光,还能走吗?”
           啊,似乎被他注意到自己的异常了。
           他只将头向那人靠得更近了些,努力睁开眼睛看向他:“没事哦,只是安定你的手太凉啦。”
           “嗳,不碍事的,不信你看我……”他说罢就示范般地向前走着,步子勉强算得上安稳,忽而又险些一个趔趄。
           安定急忙拉住他的手臂,同时扫视一圈看见地上有块大石头,就扶着加州清光一起坐在那上面。
          “清光是白痴。”
          幸好之前堀川往每个人包里都塞了些药。
          “那个……水可能不太够了。冲剂你能直接咽下去吗?”
          清光的嘴角似乎抽了两抽。
           “要不就地取水?”
          清光看了看低洼处那一滩浑浊的泥水,脸色更难看了。
          “简单过滤一下也是可以取用的。”
           说完安定就拿起先前喝剩的矿泉水瓶往里边装东西。
          “嗯……其实好像还有一些药片来着。”
          清光摸索着从他包里找到一盒药片:“一次三粒……嗯不对!好像是两粒……”
          他抠出四粒药片扔进自己嘴里。
          呕……好苦。
          雨尽早停吧,真冷。
          包里的食物好像也不太多了。
          可不要来那什么野外求生的展开啊。


          四天后。
          空气湿而冷。
          雨还未歇。
          先前在树上刻下的崭新记号上逐渐生了青苔。
          在天色、深草、苔痕的掩映下,似乎一切都显得昏暗模糊了。
          一群人走在山间,正处于山腰上。


          五天后。
          清光的烧还没退,反而愈加严重,已经不太走得动路了。
          眼前始终是一片迷蒙的雾,山路显得越来越崎岖。


          六天后。
          现在两人窝在一个山洞里,不能行进半分。
          昨日天色阴沉,加上清光还生着病、地上泥土湿滑,他一脚踩空,从半山腰上掉了下去。
          安定抱上去护住他,两个人正好落在凸出来的一小地上,活是活了下来,但安定再也没醒来过。
          清光想背着他另寻他处,却又怕弄疼了他,最后在附近找到了一个山洞,说大也不大,仅够两人靠着,也不能遮风避雨。
          怕是肋骨都断掉几根了。
          他小心翼翼地替那人整理好衣物,察觉到他指尖发凉,又想办法给他温手的。
          “对、对不起……”
          “无论怎样,都别离开我啊……”
          清光似乎是真的绝望了,他哭喊着,即使哭得再撕心裂肺,也没办法让那人再醒过来。
          原本觉得还有所期望,现在仿佛真的就走到了路的尽头。


          第七天晨。
          堀川和泉守一干人终于走到了四个人分开的地方。


          第八天。
          他突然发现,本就不胖的两个人现如今都瘦下来了。
          而眼前人水也喂不进,更别提吃东西了。
          清光将之前不肯吃的药片吃了又吃。他想 只要他好起来,他就能够带着他离开这鬼地方。
          清光仿佛就能看到,他和安定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他仿佛就能看见,那人躺在病床上动弹不得又气恼的样子。
          一定要活下去啊……

十一
         第九天晨时。
         安定总算醒了。他有些困难地将眼帘抬起,那双蔚蓝色的瞳眸依旧清明。
         “为什么……会这么瘦啊?”他想伸手去碰那人的脸颊,却牵动了痛处,他只觉得浑身上下像是被谁敲碎了一般,钻心的痛楚蓦地蔓上来向四肢百骸传递,便只得收回手。
         啊……自己竟然不是被痛醒的。
         清光正抱着自己,似乎一觉还没醒,脸上还挂着两道干涸的泪痕。微阖上的双眼被一层水雾笼着。
         “别哭哦……清光一点都不可爱了哦?”
         那人原本精致的脸好像突然就瘦得不像样子,脸色也一片黯淡。
         安定咬着牙,尽力伸出手指抹去他将要落下来的泪水。
         “我还没死呢,就算死了……清光也可以代替我好好活下去呀。”

         而另一边,堀川将一干人等从睡梦里唤醒,继而又踏上似乎没有尽头的征途。

十二
         第九天,夜色里。
         两人相拥着,四周能用来取火的物件都已被雨水浸了个透湿。    
         在他身上似乎已经无法感知到温度的存在了,那消瘦清秀的面目苍白如纸。
         “对……对不起、一定不要离开我啊……”
         他想起睡梦里依稀听见那人在耳边的呢喃。

十三
         “如果我死了,吃我的肉活下去也不是不可以呢……如果是你的话,怎样都不会介意的……”
         “白痴……怎么可能会死……”
         这山里不论走出去、还是走不出去的,都不止我们两个人。

十四
         “他们一定出去了,真好……一……一定是的。”
          他轻阖上那双干涩的眼,将一切疲惫、苦痛都一一抛开了。

十五
         第十天。
         堀川和泉守在山洞里找到了两个昏迷过去的人。
         堀川尝试将安定紧锢着人的手轻轻松开,手探到腕处有细微的跳动。
         “幸好……”
         眼前两个人的样貌那样陌生,他上前一一辨认。
         而后接着去探先前“安定”怀里“清光”的鼻息。
         “兼……兼桑!”
        

十六   
         ——若当时我不失足跌下山,或者当时我用力推他一把。
                 也许就会迎来不一样的结局,留下的不是迷茫困苦的我。
                因此我会替他活,希望能活的长久。
                是为了让周围不因为缺少他一份而失去生机。
                 什么是真正的光鲜?
                是梦境?还是逝去?
                明月见了,自此开始新生活。

end.

            大概就是清光依安定所说的,决定替他活。他不肯原谅自己的过失,也认为害死安定的自己是不被人所接纳的。清光平日里对打扮比较热衷,所以打扮成安定的样子不算难事,介于两个人天生五官上的差距,所以清光决定以骨瘦如柴来掩盖,也就是不吃东西。然而土方组在发现他俩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活下来的是清光,但为了让他有活下去的意义,所以也刻意隐瞒。活下来的清光,是真正的在为别人而活。
            写的时候大概是在想,土方组快累死了。清光那么爱打扮的人是受了多大打击才变成这样。以及安定还是很照顾清光。安定的性格是按照游戏给我的印象,温柔沉静,会照顾人。
            感谢看到这儿的您。

评论(3)

热度(32)